拙言。

谢庸。不会fafa,就是瞎几把动笔。文也不会写,全靠脑子一热。哈哈哈技能满级。
智商常年不在线。
人也常年不在线。

主安雷。雷安会看不会摸。
马嘉祺和敖子逸双担。
顺便扩列伐旁友。扩我,大力的。

不要骂我,你骂我我就骂你。

【逸嘉】Missile

敖子逸×马嘉祺。

请勿上升。

两天一夜背景,私设很多,ooc到飞起,可能有很多bug。

车的前半截,后半截我们有缘再见。

题目和内容没有关系,我只是起不出来就随便扒了个歌名。

第一次写,文笔超烂,没有逻辑,欢迎指正?

emmmm其实我也不知道注意事项写什么要不就到这儿……?




    长江国际十八楼的团霸和团欺谈恋爱了。

    年底的综艺有个隐藏摄像机环节,马嘉祺已经困到神志不清了,面对突然抓住他脚的手表现出了一种岁月静好的淡然。

    但这按捺不住他想皮一下抓敖子逸的内心。

    陈玺达对自家二哥未来的下场充满了担忧:“小马哥你确定吗?真的不再考虑一下了吗?要珍惜生命啊。”

    马嘉祺一边快乐地把自己塞进椅子下面去一边说:“没问题的!”


    等敖子逸说话的过程很漫长,至少对于马嘉祺来说是这样的。哪怕隔了垫子,来自地面的寒冷依旧让他手脚发凉。他把手指蜷在袖口里面静静地听那个男孩子讲,很元气的少年音,还要自己带梗加戏,马嘉祺甚至可以想象到那个人丰富的面部表情,可能还要点点头让自己满嘴跑的火车有那么一点可信度。但他只是枕在冰凉的垫子上,耳鼓膜传来了心脏的震动声。

    等待很漫长,但结果让马嘉祺很满意,敖子逸几乎是在他的手碰上他的一瞬间就跳开了,还顺便撞开了自己坐的椅子。

    这才对嘛。马嘉祺心满意足地爬出来,冲那个捂着胸口瘫在椅子上的人笑出了两个虎牙,“开心吗三爷!”

    “天呐你们这些人真是……”敖子逸看着马嘉祺从椅子后面翻过来,两个人的眼神有了刹那间的交汇。就像猫饿了会喵,狗饿了会汪一样,马嘉祺恍恍惚惚从敖子逸的眼中看出了一种饥饿感,他的动作一顿,然后在敖子逸翻身跃起的瞬间拔腿就跑。

    敖子逸游刃有余地留下了“今晚我和马嘉祺一起睡”这样的话。

    马嘉祺是在扭动门把手的时候被敖子逸推进去挤在门上亲吻的。敖子逸的双手压住他灰色的绒帽,端着他的脸亲他。明明是该冷的,可他的呼吸被困在了帽子和敖子逸的呼吸之间,他只觉得热。

    等敖子逸终于肯让他呼吸一点空气的时候,马嘉祺才发现敖子逸的手已经顺着毛衣下摆摸了进去,正掐着他的腰把他抵在门上。男孩子的手心是烫的,干燥的手掌顺着腰线往上摸,熨地马嘉祺瑟缩着眯起了眼,几乎要喟叹出声。

    “三爷……”他讨饶道。敖子逸又凑上去咬他软韧的嘴唇,用舌尖摩挲他尖尖的虎牙,一面把声音哺进他的嘴里去,“怎么……现在乖了?刚刚不是还皮地很开心吗?”

    “我错了我错了……”马嘉祺的手攥着敖子逸手肘处的衣服,扭着腰躲他向上摸的手,“三爷…痒……”

    “痒…哪儿痒……说出来,”敖子逸叼着他的耳朵,湿热的气息潮水一样涌进他的耳蜗,“三爷帮你解解痒。”

     他们贴地极近,马嘉祺几乎可以感到那隔着一层血肉,热烈跳动的心脏。

    咚咚咚,咚咚咚。

    频率相同的心跳从胸腔一直震到了马嘉祺的脑子里去。

    震耳欲聋。

    还做什么抵抗呢?马嘉祺想,明明早就一败涂地了。

    他偏过头去,舌尖舔上敖子逸的嘴角,目光对上的那一刻,他看见那双眼睛里盛了璀璨星河,还有他。


tbc.

我激情一脚刹车。

后面的车我还没写,其实最开始就是想对小男孩下手,谁也拦不住我在犯罪的边缘起飞。

也是魔改剧情了。

希望老福特宽容一点不要屏蔽我……。

希望有人教我开车。暴哭。

评论(4)
热度(40)

© 拙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