拙言。

谢庸。不会fafa,就是瞎几把动笔。文也不会写,全靠脑子一热。哈哈哈技能满级。
智商常年不在线。
人也常年不在线。

主安雷。雷安会看不会摸。
马嘉祺和敖子逸双担。
顺便扩列伐旁友。扩我,大力的。

不要骂我,你骂我我就骂你。

    “我爱您。”莱娜伏在鬼狐的怀里这样说。

    “我也爱你。”鬼狐把浮在酒液上的樱桃果衔到齿间,含糊地应道。

    莱娜挣开鬼狐虚搭在她肩上的手,上身稍稍支起来一些,在酒吧缭乱的灯光中注视着鬼狐隐没于黑暗中的侧脸——尖峭的下颌骨,锋利的眼尾,以及不知视线落在哪里的瞳孔。他的齿关不再咬紧闭合,细长的樱桃梗自微抿的唇缝中探出,不时微微地晃动一下。

    莱娜聚精会神地看着,看鬼狐的视线游落在空气中的每一粒尘埃上。

    时间可能已经过了很久,她支撑着上身的双臂已经酸痛难当,巍巍地颤动着,带着她的身体也开始晃动起来。

    她又闭上了眼睛,重新伏回了鬼狐的怀里,双臂环绕在鬼狐的腰背间,耳朵紧紧地贴在他的胸口。

    酒吧晃眼的灯光在她的眼皮上拼凑出了奇妙的光影,像一个个炸开的光团中模糊的身影。

    耳边传来自始至终平淡的心跳声,和她热忱的心跳声总是合不到一起去,倒是像一首乱七八糟的演奏曲。

    那只手又轻轻地落回了她的肩头。

    莱娜把头向鬼狐的怀中更深地埋了一些。





    我爱您。



—————————————————

我我我我我瞎脑了点儿东西想写给闻止北但我又不敢圈他我我我我我窒息。

写完以为是糖结果看了看好像刀更多????

想不出来题目。

溜了溜了。

评论
热度(7)

© 拙言。 | Powered by LOFTER